左: 於烏干達運送途中的長頸鹿 右: 莫桑比克政府開始關注國內的長頸鹿,GCF正在努力支持已被引入少量南非長頸鹿至莫桑比克 Zinave 國家公園。

與長頸鹿同行

Chantecaille 再次與長頸鹿保護基金會(GCF)合作,協助保護這個優雅的物種 - 長頸鹿,將牠們帶回莫桑比克。


2019 年,我們首次與長頸鹿保護基金會 (GCF) 合作,我們非常震驚長頸鹿正在經歷「無聲滅絕」。這些溫馴的動物正在非洲逐漸消失,以往牠們成群結隊遷徙的畫面已成絕影。許多保育人士都沒有注意到,由於人口增長、棲息地的減少、疾病和人類偷獵等因素,長頸鹿的數目於過去30年驟降了30%。

GCF 是唯一一個專注於整個非洲野生長頸鹿保護和管理的組織,對於牠們所面臨的危機瞭如指掌。GCF 由 Stephanie 和 Julian Fennessy 夫婦帶領,總部設在納米比亞,致力與政府、非牟利組織和當地社區合作,於16個非洲國家以科研創新的方法拯救野外長頸鹿,綜合保育工作與科研力量,已經開始扭轉這些哺乳動物的瀕危局面。 藉著限量版長頸鹿保育系列,Chantecaille 很自豪能夠再次與 GCF 合作,幫助非洲長頸鹿發聲。我們很高興可以在 GCF 位於納米比亞溫得和克的總部採訪 Stephanie。

長頸鹿現時於非洲的生活狀況如何?
我們目前在 16 個非洲國家展開保育工作,每個國家的長頸鹿情況也截然不同。我們甚至無法將四種品種的長頸鹿的情況一概而論,牠們都面臨著不同的挑戰。因此,我們最近整合了所有調查數據,最新的估計是整個非洲大約有 117,000 頭長頸鹿。慶幸的是,這確實比 2015 年的估計有所增加,同時是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(IUCN 紅色名錄)對物種的受威脅狀態進行排名的評估基線。基於良好的保育管理、強大的合作夥伴關係以及我們GCF 團隊的參與,我們把部分長頸鹿族群數目翻倍,對保育研究長頸鹿的工作產生更多關注,當然改進了的調查方法也發揮很大作用。總括來說,這是一個好消息,說明 GCF 的合作方式十分奏效!我們一起#StandTallForGiraffe,一起作出改變!

左圖:南非長頸鹿是南方長頸鹿的其中一個族群。右圖:GCF 在納米比亞推動最大型的環境保育教育計劃,大多數孩子都是在參加計劃時第一次親身看到長頸鹿。

可以告訴我們一些少為人知的長頸鹿冷知識嗎?
很多人不知道長頸鹿分為四種不同的種類。這對於我們拯救非洲長頸鹿非常重要。這四種種類分別為:北方長頸鹿、南方長頸鹿、馬賽長頸鹿和網紋長頸鹿。

還有一些冷知識:我們稱長頸鹿為機會主義飲水者——當附近水源安全時,他們很樂意喝水;又可以在長時間沒有水源的情況下生存,甚至有些長頸鹿從不喝水。它們的消化系統非常特別,即使在納米比亞沙漠的乾旱環境中,它們也能從食物中吸收足夠的水分。 長頸鹿有所謂的「聚變共生」,這意味著牠們會成群結隊地聚在一起,然後分開,以後可能會再次相遇,但母女之間的連繫會更牢固,更經常在一起。 我們亦意識到當我們遷移長頸鹿時,就算我們不挑選牠們的好朋友,牠們亦很容易結交到新朋友。 我們在遷移後看到了長頸鹿的數量會增加得相當快,這表明如果條件對長頸鹿有利,縱使牠們的妊娠期長達15個月,都會繁殖成功。

我們的閃鑠光彩眼影系列眼影與 GCF 的合作關係始於近三年前,GCF於這3年間對於長頸鹿的保育工作有什麼重大的貢獻?
GCF 仍然是世界上唯一專注於整個非洲野生長頸鹿保護和管理的組織。 只要在非洲的長頸鹿保育工作,GCF 都很有可能參與。 我們的保育工作對超過 1 億英畝的長頸鹿棲息地帶來正面的影響。 在過去三年,透過遷移長頸鹿,我們經已開墾及擴大了超過 300 萬英畝的長頸鹿棲息地。長頸鹿的整體數量正穩步上升,我們很自豪能夠參與其中並發揮作用。

在納米比亞西北部的安哥拉長頸鹿,適應沙漠乾旱環境的的惡劣環境中生存。

我們知道過去的兩年是GCF 較為艱辛的時候,你們是如何度過的? 當中有沒有曙光的一刻?
GCF 是一個細小而充滿激情的團隊,我們的分支分別設於六個不同的非洲國家。雖然之前國際,甚至是區域性的流動受到限制,但我們大部分的實地前線工作幾乎沒有影響。 我們部分團隊在實地前線花費的時間比疫情之前為多,以避免受到封城的影響。 總括來說,我們大多數的保育工作都稍為調整。

在納米比亞,我們開展了規模最大的兒童環境教育項目。疫情前,我們每年平均接待 2,500-3,000 名小學生,在前線實地度過有趣且具教育意義的一天。可惜因疫情緣故,學校的關閉和封鎖使該項目無疾而終。 然而,我們的團隊並沒有坐以待斃,他們開始自己拍攝環境教育視頻,並在社交媒體及直接與納米比亞的師生大眾分享。 這些視頻非常受歡迎,甚至後來由當地電視台的支持專業製作,在整個非洲的教育頻道上播放。

「這一連串的遷移將會令長頸鹿的數量增加一倍以上,讓南部長頸鹿重新於其歷史上的棲息範圍內繁衍,並為長頸鹿開闢超過 300 萬英畝的主要棲息地!」

可以告訴我們 GCF 與莫桑比克和平公園令人振奮的合作計劃嗎?
我們正計劃將長頸鹿帶回莫桑比克!經過多年的內亂,莫桑比克的野生動物數量極低——我們估計該國祇剩下大約 250 頭長頸鹿。 我們現在正計劃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長頸鹿遷移! 在接下來的 5 年,我們將與莫桑比克政府、南非國家公園、和平公園基金會和其他合作夥伴,一起將 350 多頭長頸鹿轉移到該國的四個關鍵地區:Zinave 和 Banhine 國家公園、馬普托特別保護區和卡林加尼野生動物保護區。 這一連串的遷移將會令長頸鹿的數量增加一倍以上,讓南部長頸鹿重新於其歷史的棲息範圍內繁衍,並為長頸鹿開闢超過 300 萬英畝的主要棲息地!

Chantecaille 的捐款如何支持這個計劃?
我們的莫桑比克計劃不僅在運輸方面具有挑戰性,而且還需要相當的經費。 計劃只有在許多不同捐助者的支持下才能實現,而 Chantecaille 將是其中之一。

 

 

選購此系列

← Back to Le Magazine
諮詢專家
Sale

Unavailable

Sold Out

Sale

Unavailable

Sold Out

loader_img

    View Detail

    Item added to cart! View Cart.

    https://www.chantecaille.com.hk
    $ {{amount}}